.:.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 [現代奇幻] 白帝学园
本頁主題: [現代奇幻] 白帝学园字體大小 寬屏顯示 只看樓主 最新點評 熱門評論 時間順序
TS米兰


級別:新手上路 ( 8 )
發帖:41
威望:5 點
金錢:8062 USD
貢獻:0 點
註冊:2022-08-31

校园文学不错
TOP Posted: 2022-09-17 00:13 #24樓 引用 | 點評
音净太初 [樓主]


級別:新手上路 ( 8 )
發帖:513
威望:81 點
金錢:51867 USD
貢獻:0 點
註冊:2016-08-10

白帝母狗校花之肛锁(下)

曾经意外地撞见苁蓉大白天光着屁股在学校里裸奔,莫文算是知道苁蓉性奴隶身份的人之一。不过无权无钱的穷挫莫文可没资格享受苁蓉娇嫩的肉体,他被刘杰派手下警告过,不想被套麻袋沉进水底喂鱼虾,就最好装作什麽都没看到,所以平时莫文和苁蓉坐在同一个教室上课,都装成普通同学的样子。可不管平时莫文怎麽表现出和苁蓉只是普通同学,他看到衣着整齐坐在教室里认真听课的苁蓉,脑海里浮现的都是当初戴着狗链、手铐脚镣,赤身裸体的趴在他面前撅着屁股从屁眼里往外喷粪水的样子。

  不论是上课还是课下,莫文看到苁蓉,总会偷偷的用充满慾望的眼神盯着苁蓉,在脑海里想像苁蓉撅着屁股,敞开屁眼喷粪的淫贱姿态。也正是因为莫文总是把注意力集中在苁蓉身上,久而久之,他也发现了苁蓉一些极其淫乱的行为。

  不止一次,莫文发现苁蓉上课时的衣服虽然不透明,但是仔细一点,仍旧可以看到她衣服里不明显的凸起。也许一般人不会在意,可看在早有成见的莫文眼中,校花少女分明就是没有戴乳罩。而到了晚上,莫文更是发现过苁蓉穿着薄薄的纱衣,在路灯的照耀下,依稀可以见到粉红的乳头。

  还有一次,苁蓉和赵晴空约会,苁蓉说要去买防晒霜,让她那个帅到不行的男朋友等一会,然後就在超市里一个镜头拍不到的角落,脱掉裤子,露出光溜溜的下体,让刘杰肆意亵玩少女两腿间的私密,然後就这麽赤裸着下体,给刘杰舔了半天鸡巴,这才被允许提起裤子去见赵晴空。莫文躲在一个货架後面,喘着粗气看了一场活春宫。那天晚上,莫文梦到苁蓉撅着光臀给他吃鸡巴的场景。

  而让莫文印象最深刻的一次,是苁蓉、赵晴空、刘杰三个人一起听某场公共课。在公共课的大教室,刘杰、苁蓉和赵晴空坐在教室的最後一排,苁蓉坐在赵晴空、刘杰两人的中间。

  无聊的公共课,学生们在下面做自己的事情再正常不过,一般很少会有人认真听讲。上课不久,刘杰就似乎睡着了,苁蓉和赵晴空则趴在桌子上说着情话,从课桌上面的部份看,温馨而普通。

  苁蓉那天穿的裙子,本来莫文只是想趁机偷看一下苁蓉的裙底风光,如果苁蓉没穿内裤,那就能大饱眼福了。莫文在低头假装捡钢笔的时候趁机从课桌下面望去,却发现了让他血脉贲张的淫乱景色。

  苁蓉虽然和赵晴空趴在桌子上说着情话,可是她隐藏在课桌下的双腿却左右大张,简约大方的牛仔裙被推到腿根处,将没穿内裤的赤裸下体暴露在教室的空气中。而“似乎睡着了”的刘杰邪恶的手指正在苁蓉无毛的肉穴中搅动,随着刘杰手指的抠弄,苁蓉的阴道翕合蠕动着,不停流下滴滴的淫靡液体,将刘杰的手润得汁水淋漓。

  从桌子上看,绝美容颜的校花和男朋友小声说笑着,温馨而又和谐。从桌子下看,少女让另一个男人的手指在她最隐秘的肉穴中抠弄的同时,还要保持表情声音不露破绽的和男友说笑,邪恶到了极点,淫乱到了极点……

  绝色容颜的少女一边情意绵绵的和恋人说着情话,一边张开双腿让另一个男人用手抠弄着少女神圣的私处……那种圣洁的邪淫让莫文久久难忘。

  “居然当着自己男朋友的面让另一个男人抠弄她的小屄……”

  莫文不再把苁蓉当作高不可攀的女神,而是在心底幻想着——如果苁蓉是我的女朋友,我一定会把她操得欲死欲仙,不会再让别的男人操她,绝对不会像赵晴空那个王八蛋那样,傻傻的守着一个超漂亮的女朋友,却不知道吃掉,白白的被刘杰那群混蛋天天操屄……对苁蓉仅余的那一丝仰慕和同情消失不见,剩下的,只是一腔淫慾。

  莫文发现过几次类似的邪淫事件之後,气质犹如冰雪般清冽的白帝学园校花少女在莫文的心中已经彻底沦落为淫荡下贱的骚货、婊子。无论何时何地看到苁蓉,莫文都会在心底意淫苁蓉是否正在做某些淫乱的行为。

  这次来听讲座,莫文发现苁蓉脸色绯红的靠在阶梯教室外的宣传墙上不肯离开,尤其是那个地方,莫文很清楚的记得,有一个深深钉进墙里的铁环——莫文以前在那个铁环上系过自行车,铁环的高度刚好位於苁蓉屁股顶在墙上的地方。

  想像着苁蓉正在把铁环吞进柔嫩的屁眼里,从中得到堕落的快乐,莫文哪里还有心思听讲座?他早早的躲进厕所,想像的少女淫靡的样子打了一次手枪。等讲座开始,门口没人之後就趴在门後,小心的透过门缝盯着一直靠在墙边不肯离开的苁蓉。

  事情发展的比莫文想像的还要淫荡。

  看着苁蓉像条听到主人命令的母狗般在翟东的命令下,驯服地脱光身上的衣服,光着臀摆出一副性奴隶姿势的时候,莫文几乎忍不住想冲出去肆意玩弄苁蓉赤裸的娇躯。

  在无数次的意淫中,莫文已经把苁蓉当成了自己的东西。看到苁蓉被翟东玩弄,莫文恨不得大声呵斥翟东,将这个花花公子赶跑,好自己冲上去狠狠地操苁蓉。可是,莫文不敢,他只是一个穷挫矮的书呆子,没条件,也没勇气去和翟东那样的权二代争。

  好像老天爷也在帮莫文。

  翟东羞辱了苁蓉几句之後居然走了,而且居然还把苁蓉的衣服一起带走了。

  只留下一个光着臀、用被铐在屁眼上的双手抓着假鸡巴操自己小屄的校花少女。

  莫文冲到苁蓉身边,目不转睛的盯着校花少女被仿真阴茎撑开的肉穴,一边撸着鸡巴,一边向苁蓉走过去。在他的想法中,苁蓉这样不要脸的淫贱婊子应该顺从地张开双腿让他随便操——被真鸡巴操总比被假鸡巴操舒服吧!

  沉溺於淫慾的苁蓉刚发现他,倒是和他预料中的一样惊羞交加,想抽手掩住乳房和阴户,却不慎扯到了屁眼里的肛栓,那又爽又痛的样子着实诱人至极,要不是及时松开了撸鸡巴的手,莫文几乎就射了出来。

  刘杰长期以来,通过药物、催眠洗脑等种种手段令苁蓉的肉体形成了对性交的依赖,不论苁蓉自身是否愿意,只要看到男性的鸡巴,就会难以自制的产生冲动,渴望着被奸淫。尤其是处於这种身不由己的状态下,苁蓉更是格外的渴望着淫穴被充满,不然她也不会在翟东离开之後,不要脸的用仿真阴茎自慰了。

  见到莫文红着眼睛挺着鸡巴冲上来,苁蓉本想一记标准跆拳道正踢将莫文踢开,可是见到莫文硬梆梆的鸡巴,竟不由自主地犹豫起来。

  虽然表面上还是白帝学园玉洁冰清的校花少女,可实际上苁蓉已经是被刘杰驯服了的性奴隶,不知被多少根不同男人的鸡巴操过了。苁蓉很清楚,仿真阴茎之类的情趣玩具,哪怕再逼真,也不如真正的、滚烫跳动的真人鸡巴能带给她快乐。

  “住手……莫文……你……啊……”

  苁蓉只来得及发出短短一声惊呼,就被莫文按到墙上。

  当感受到肉唇被熟悉的灼热肉棒顶开的那一刻,苁蓉禁不住发出屈辱而充满快乐的呻吟。

  莫文这样瘦弱的男生,苁蓉正常情况下可以放倒一打。就算目前屁眼被锁在墙上,活动的范围极其有限,苁蓉凭着多年来苦练的跆拳道技术,也有自信轻松摆平他。可是,看到男人两腿间的那块黑肉,苁蓉竟然没能克制住本能的肉慾,放松了身体任由莫文这个平时自己根本看不起的男生把鸡巴插进她体内。

  莫文喘着粗气,恶狠狠地挺动着屁股,把鸡巴深深捣进苁蓉的肉穴中。他将嘴凑到苁蓉胸口,贪婪地吸吮着少女娇嫩的乳头,同时潜能爆发似的抬起苁蓉的双腿夹到腰间,好方便他的鸡巴能更深的插进苁蓉体内。

  本来就处在发情状态的苁蓉感到娇嫩的阴唇被莫文的肉棒摩擦着,那熟悉的快感令苁蓉浑身发软。而莫文竟然抬起她的双腿,更是出乎苁蓉的意料之外,猝不及防之下,竟然被莫文抓着双腿提了起来。

  这下,校花少女全身的重量都压在了屁眼里的肛栓上,要不是苁蓉在感到肛栓滑出时本能的夹紧了屁眼,此时一定会被膨胀粗大的肛栓撑裂了肛门。

  “啊……放我下来……”

  苁蓉呻吟着,使出吃奶的力气紧紧夹住屁眼,以排泄用的娇嫩孔道支撑起赤裸的身体,同时双腿宛若荡妇般紧紧夹在莫文的腰间。

  收紧屁眼,不可避免地也夹紧了阴道。在苁蓉突然夹紧的阴道刺激下,莫文感到自己的鸡巴好像被挤压的肉壁夹憋了一般,差点瞬间射出来。

  莫文赶紧放缓了屁股的耸动,不过每一下抽插却更加用力了。缓慢而富有节奏的“啪!啪!啪!”

  的肉体撞击声在无人的教学楼门口显得愈发响亮起来。

  “好像有什麽声音啊……啪啪啪的……”

  在快感的漩涡中挣扎的苁蓉隐约听到一个男人的声音说道。

  少女睁大眼睛,在莫文的肩膀一侧向外看去,道路尽头的黑暗中,一群魁梧高大的身影正在向教学楼走来。

  “不好……怎麽办?”

  苁蓉被吓得魂不附体,赤裸的胴体上瞬间分泌出一层细密的汗珠。

  在学校师生的心目中,苁蓉是一个平时对追求者冷若冰霜,即使面对翟东这样的高富帅也从未假以颜色,全身心的爱着赵晴空的纯洁女孩。可是此时此刻,纯洁无瑕的校花少女却光着屁股被一个瘦小猥琐的书呆子按在墙上用鸡巴猛操。

  对苁蓉来说,身体早已经适应乃至追求起男人的奸淫,甚至精神上也渐渐习惯了作为一个随时会挨操的性奴隶的身份,可是让知道她性奴隶身份的男人操是一回事,被陌生人看到她在教学楼的门口光着屁股挨操又是另一回事了。

  苁蓉挥动手臂,竭力的想推开莫文,可是阴道肉壁被莫文鸡巴的肉棱刮擦产生的快感却让苁蓉浑身酥软,根本用不上力气。

  看着走进的一群高大身影,苁蓉绝望地闭上了眼,阴道难以控制的收缩着,在莫文鸡巴的抽插下达到了一个小高潮。

  “咦?快看,宣传墙那里有个光臀的妞在打野战!”

  难听的公鸭嗓子叫道。

  “啊!真的啊,居然有这麽不要脸的女孩,在教学楼门口就脱光臀打炮,也不怕被围观。”

  “哈,快看那个骚货,被我们一骂,居然尿了,真是个天生的骚屄!”

  “等等,那个骚货不是中文系的苁蓉吗?咱们学校很有名的那个校花。她不是在和计算机系的才子赵晴空谈恋爱吗?怎麽在教学楼的门口光着臀让别的男人操啊?不行,赶快拿手机拍下来,发到学校论坛上去。”

  “有什麽好奇怪的,苁大小姐天性淫贱,发起骚来,就算是条狗,她都会撅起臀让狗鸡巴操,找个男朋友之外的男人操她有什麽稀奇啊?”

  纷乱的声音让苁蓉绝望到了极点。她好像看到了不久之後,自己光着臀在教学楼门口挨操的录像传遍全校,每一个人,不论老师学生,甚至连男友赵晴空在内,都用看待发骚母狗的鄙视眼神看着她的可怕景像。

  绝望恐惧在鸡巴的抽插下化为了最烈性的春药,让苁蓉更加兴奋起来。少女自暴自弃地忍住屁眼被肛栓撑扯的痛楚,尽可能的张开腿迎合起莫文的操弄。

  然而,最後一个声音虽然是几个声音中最侮辱她人格的,可是却令苁蓉彷佛听到了一丝希望。

  那个声音,是属於庞黑的。

  苁蓉睁开眼向那边望去,果然,庞黑高大肥胖的身体就站在不远处,淫笑的看着苁蓉挨操。

  在庞黑身後,是四个同样人高马大的壮汉,一个个裤裆都顶起老高。

  是学校篮球队的人!

  随着刘杰的势力壮大,越来越多的学校社团被刘杰控制,篮球队就是其中一个。真正的篮球队员早就被刘杰想办法赶走了,现在的篮球队,是庞黑这样的混混聚集的地方,一个藏污纳垢的肮脏场所。

  篮球队的成员,与其说是学校学生,不如说是刘杰手下黑道势力的流氓。落到刘杰手下的流氓手里,就算是被轮奸,被操得几天合不拢腿,也比被正经学生发现,把她淫乱的行为传出去要好。

  看到过来的是这群混混,苁蓉的心底竟然松了一口气。

  莫文乍看到篮球队这群壮汉,被吓得一泡精液“突突”的射进苁蓉阴道里,小鸡缩得像条毛毛虫,从苁蓉的阴道里滑落出去。他哆嗦着对庞黑道:“胖哥,我……真的不是专门来玩苁蓉的……我……我只是无意间发现这个骚货光着臀在这里,一时忍不住才……”

  像莫文这样的书呆子,一向是混混们勒索保护费的最佳对象,早就对庞黑这样的混混害怕至极,而当初苁蓉往屁眼里灌满尿在学校里裸奔,被莫文发现,惊恐昏倒,莫文趁机玩弄苁蓉身体时又被庞黑和关风拍了照片恐吓,因此见到庞黑就像见到了猫的老鼠。

  庞黑凶恶的走过去,揪着莫文的脑袋,像甩小鸡似的往旁边一扔,道:“傻逼,苁婊子是我们社团的性奴隶,你这种货色也配操她?哼……”

  庞黑示意身後一个接近两米的肌肉壮汉去翻莫文的钱包。

  “切,只有两千块啊!小崽子,这年头去洗头房叫个妓女也不止这些钱啊,更何况苁婊子比那些妓女漂亮了不知多少。记住,明天再取三千块钱来,凑个五千,算是你嫖苁婊子一次的价格。滚!”

  莫文心道:“一般妓女三五百也就搞定了吧?就算苁蓉是校花级大美女,这屄也太贵了点。”

  他张了张嘴,到底什麽也没敢说,灰溜溜的提着裤子跑掉了。

  篮球队五个平均身高一米九以上的壮汉一个个淫笑着凑到苁蓉身边,苁蓉无力地喘息着,赤裸的娇嫩肉体靠在宣传墙上。屁眼里的肛栓塞满了直肠,涨得少女无法合拢双腿,只能岔开双腿,将三角地带暴露在五个壮汉的面前,任由白色的浊液从两腿间流下来。

  自从被刘杰控制之後,庞黑、关风这两个刘杰的小弟也没少享用过苁蓉的肉体。庞黑肥胖的身体、黑粗的鸡巴,对於苁蓉而言,早已经熟悉得不能再熟悉,少女的淫穴、屁眼、小嘴,每一个孔洞都不止一次的被庞黑的鸡巴抽插过。

  如果来的只有庞黑一个人,或许苁蓉会下贱地用性奴隶标准姿势迎接庞黑,哪怕给他舔鸡巴也在所不惜,只求庞黑能把她锁在墙上的屁眼解开。可是现在除了庞黑,还有四个陌生男人,这让还有羞耻心的苁蓉无法自甘下贱地做出性奴隶的姿态。

  看到几个男人淫秽的眼神,苁蓉所剩无几的羞耻心让少女想要用手掩住胸口和胯下,可是手腕刚刚一动,屁眼就传来一阵彷佛要把肠子都翻出来的拉扯感,苁蓉这才想起自己的双手还铐在屁眼的锁链上。

  把从莫文钱包里翻出来的钱分给其他人,高大的李虎用色情的眼光打量着一丝不挂的校花少女:“操,胖哥,是不是越漂亮的妞就越贱啊?你看她脖子上居然还套了个狗圈儿……我家那只拉布拉多脖子上套的和她一模一样。嘿嘿,狗圈儿上居然还写着自己的名字,母狗苁蓉……生怕别人不知道她是谁啊?真是贱到家了!”

  作为刘杰小弟的小弟,李虎多少也听说过学校校花榜前三的美女都是大哥大刘杰的性奴隶,可是平时见到的苁蓉,要麽是生人勿近的冰山美女,要麽是大才子赵晴空身边的幸福女孩,真正看到苁蓉下贱性奴隶的姿态,这还是第一次。

  更何况来之前,庞黑明白的告诉他们,因为苁蓉身为性奴隶竟然不完全服从命令,大哥大刘杰决定给苁蓉一个惩罚,让篮球队的成员狠狠操苁蓉一顿,所以这次篮球队的成员们可以好好地享受校花榜第一美女娇嫩的身体。

  有了庞黑的保证,篮球队这些本来就不是什麽好人的家伙自然不会客气。李虎故意用下流的话调戏苁蓉,他觉得少女屈辱而又控制不住春情勃发的表情实在太诱人了,让人恨不得扑上去把这个光臀的骚妞操得欲仙欲死。

  “咦?你们看地上是什麽!”

  另一个身上肥肉不比庞黑少的胖子眼尖的看到地上被淫水覆盖的照片,他用脚蹭了蹭照片,哈哈大笑起来。

  “哈哈……是我们婊子校花和她绿帽男朋友的合照哎!真是想不到小婊子居然这麽淫贱啊!让别的男人操屄的时候,还要在胯下放一张和男朋友的合照。瞧瞧,照片上不但有这个婊子的爱液,还有刚才那个小矬子的精液……赵晴空真是可怜,天天做绿帽王八不说,连照片都被别的男人的精液泡皱了。”

  “咂,还是校花呢,这麽变态!估计给她男朋友戴绿帽子挨操的时候一定很兴奋,瞧这骚水流的……”

  “你说赵晴空如果知道他那个玉洁冰清的校花女朋友这会儿就在有人上课的教学楼门口,光着屁股被别的男人操得发骚,不知道会是什麽表情啊?哈哈,一定很精彩!”

  听到李虎几个人故意侮辱自己的话,因为淫慾勃发,被莫文操得浑身酥软的苁蓉这才想起那张刚刚被翟东放在胯下的和男友赵晴空的合照。

  如果没有莫文,苁蓉还可以对自己说,我是被迫的,是因为屁眼被锁在墙上才会听翟东的话,在这里脱光了衣服……可是被莫文操过之後,苁蓉实在没办法再骗自己。

  莫文性格懦弱,如果苁蓉当初能更坚定一点,完全可以将莫文赶走,可苁蓉却看到莫文的阴茎後“发情”了,软弱的默许了莫文把鸡巴插进自己体内。更让苁蓉难过的是,自己被莫文操得居然忘记胯下还有和男友的合照。

  看着篮球队几个男人明显的鄙视,苁蓉无言的低下头去。

  “不过苁妹妹也太放得开了,在有人上课的教室外光着臀打野战也就罢了,看到我们过来,也不遮掩一下,还把手放在屁股後面,靠着墙让我们欣赏她的裸体……”

  “附近都没有苁大校花的衣服哎,这个小骚货不会是光着屁股出门的吧?”

  “也没准呢!十几米外就是几百人听讲座的教室,敢在这麽近的距离下张开腿让鸡巴操屄,那光着臀出门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啊!哈哈,哥几个,快过来瞧瞧,这个骚货的手原来是被铐在身後的……还有根链子从墙上的铁环一直伸到她屁股缝里!”

  一个篮球队员转到苁蓉身侧,彷佛发现新大陆似的惊叫起来。

  李虎按住苁蓉的肩膀,强行迫使少女弯下腰去,另外两个篮球队员则一左一右的抓住苁蓉一侧臀瓣向两边分开,将深藏在臀瓣深处的屁眼掰露出来。

  几个男人一起聚头向少女排泄的羞耻孔洞看去,一根银白的不锈钢锁链从少女的屁眼中延伸出来。最让人吃惊的是,少女的屁眼并不是被锁链撑开的,而是屁眼本身张大得比锁链还要粗些,好像少女的屁眼天生就是这麽大。

  很快,几条色狼就发现了苁蓉屁眼里的秘密,几个脑袋凑到一起,用淫秽不堪的眼神盯着苁蓉被肛栓撑大的肛门。甚至乾脆用手在苁蓉赤裸的屁股上抓来摸去,不时用手指捅捅苁蓉无法合拢的屁眼,一个个玩得不亦乐乎。

  浑身酥软、无力反抗的苁蓉被迫弯下腰去,任凭几个男人近距离“观赏”她的屁眼。虽然身体已经不是第一次被多个男人淫玩,可是在教学楼门口被几个陌生男生把玩自己赤裸的屁股,还是有些超出苁蓉的心理底线。

  少女耳中传来李虎等人下流的说笑声:“大家快来看苁蓉的屁眼,哈哈!真想不到,这麽漂亮的女孩子,屁眼却这麽大……”

  “听说屁眼如果很少被插的话,颜色是粉红的,你看这个骚货的屁眼,都是褐色的了,一定没少被人操屁眼!还校花呢……根本就是个婊子!”

  听着越来越不堪的话,苁蓉不甘的摇动身体想要摆脱李虎的钳制,但可惜的是,几年的性奴生活早已经让她的体能退化了不少,更别提刚刚被莫文操到浑身酥软,难以用力。两方面加在一起,此时的苁蓉力气恐怕还不如一般女生,哪里有可能摆脱李虎?

  李虎故意抓着苁蓉的肩膀来回摇晃,双手被铐在屁眼上而无力反抗的苁蓉因为屁眼被锁在墙上,括约肌在肛栓的牵扯下发出阵阵痛楚,让苁蓉难以忍受的呻吟起来。

  就在几个人“把玩”苁蓉裸体的时候,教室里传来詹姆斯?杨教授的声音:“今天的讲座就到这里,谢谢大家。下课!”

  接着,就是嘈杂的说话声、脚步声……

  下课了!

  咬着牙任由篮球队几个男人淫玩,不肯配合的苁蓉惊恐万分的哆嗦起来。

  苁蓉所在的位置,是从教室出来的必经之路。一想到几十秒之後,会有上百人从教室里出来,而在这个所有人都要经过的宣传墙边,自己在五个壮汉的围观下,光着屁股,从阴道里滴落着浊白的精液,一副淫乱娼妓的姿态,苁蓉就感到一阵绝望。更糟糕的是,自己的屁眼还锁在墙上,想躲都躲不起来。

  那时候,不论自己有什麽苦衷,都不会改变全校师生知道自己是一个淫乱的婊子这样绝望的事实。心中这样想着,苁蓉感到一阵湿热的液体从腿根沿着大腿流了下去。

  “操,这个婊子撒尿了!”

  李虎被苁蓉的尿液溅到,怪笑着大叫道。

  庞黑从宣传墙上取下钥匙,挑在手指头上淫笑的看着苁蓉道:“苁婊子,想要钥匙吗?哈哈,乖乖的过来舔老子的鸡巴!”

  说着,庞黑拉开裤子拉链,从裤裆里掏出粗黑腥臊的鸡巴,顶在苁蓉嘴边。

  苁蓉默默地抬头看了庞黑一眼,咬牙哀求道:“求庞黑主人快点把苁婊子屁眼的锁打开,教室里的学生快出来了。”

  说完,苁蓉熟练地张口叼住庞黑带着尿臊味儿的鸡巴,将粗大肉棒含进嘴里。

  庞黑跨前一步,按着苁蓉的脑袋将鸡巴连根塞进苁蓉嘴里,同时探手打开了锁在墙上的锁链,但是苁蓉的双手仍旧被铐在屁眼里那段短短的锁链上。虽然屁眼里膨胀的肛栓还是将括约肌胀得酸痛,可是总算恢复了行动能力,苁蓉的心中稍微松了一口气。

  教室门口已经可以看到向外走的学生了,苁蓉用舌尖顶着庞黑鸡巴的龟头,暂时将肉棒顶出口腔,急促道:“有人出来了,庞黑主人,我们先离开这里,找个没人的地方,小婊子再给您舔鸡巴……”

  庞黑满不在乎的用手一按苁蓉的头,将鸡巴再次连根塞进苁蓉的嘴里,道:“哼哼,怕什麽!你不过是条母狗,还要什麽羞耻心啊?让全校师生都知道你是婊子,就省得以後在赵晴空面前装得那麽辛苦了。”

  说归说,庞黑还是示意篮球队的其他人围成一排,将宣传墙墙边跪在地上舔鸡巴的苁蓉挡了起来。

  “平时得把你操到半死,才能让你说出鸡巴两字,现在倒好,不用催,就连小婊子这样的话都说出来了。看来要和刘杰老大说一下,以後多在人多的地方操你几次……”

  庞黑嘟囔着,操女人小屄似的把鸡巴在苁蓉嘴里不停抽插,每一次抽出,黝黑的鸡巴都会带出一滩唾液,将少女的下巴浸得湿漉漉的。

  下课的学生们走过庞黑等人身边,奇怪的看着篮球队五条壮汉围成一圈,不知道在干什麽。有好奇的学生还没等靠近,就招来庞黑恶狠狠的呵斥:“看什麽看,滚!”

  流氓篮球队的名声在学校并不好,听到庞黑的话,学生们唯恐避之不及的匆匆走过去,甚至不敢对围成一圈的篮球队成员认真看上一眼。偶尔有发现篮球队成员圈子中透出一抹白色的学生,也不会想到,就在篮球队圈子中间,一个赤裸裸的美少女跪在地上给一个肥胖的男人舔鸡巴。

  苁蓉竭力张开嘴,任由庞黑粗大灼热的鸡巴在口腔里戳动。庞黑不知有多少天没洗澡了,汗渍、尿液、精液……残留的污垢在龟头上形成一圈白色的絮沫,刺鼻的腥臊味儿冲得苁蓉几乎喘不过气来。

  在苁蓉的眼前是一篷将半张脸都掩住的杂乱阴毛,嘴里肮脏的龟头刮擦着腮肉,将少女粉嫩的脸颊顶起一个色情的鼓包,耳边却传来下课学生们爽朗的谈笑声……

  微风吹拂着苁蓉赤裸的身体,好像挑逗的手指,刺激得苁蓉浑身火热。想到自己正光着屁股跪在这里给一个学校出了名的混混舔鸡巴,而几步之外,白天坐在同一个教室里学习的同学正说笑着走过,苁蓉就感到浑身战栗,连屁眼里充气肛栓带来的胀痛也变成了难言的舒服。胯间被莫文捅了半天的肉穴里,断断续续滴落的精液和淫水在凉风的吹拂下带来阵阵冰冷,刺激得苁蓉的阴道愈发空虚。

  在下课的人群中,赤裸着身体给男友之外的男人舔鸡巴,背德的刺激让少女难以抑制的开始发起情来。庞黑鸡巴上刺鼻的腥臊反而变成了性慾的催化剂,让少女感到更加性慾高涨。

  在慾望的煎熬下,少女一边灵巧地用舌头把庞黑龟头的絮沫舔乾净,一边情不自禁地将手探到胯间抠弄起肉穴来。

  “哈哈,真是个骚屄!”

  李虎看到苁蓉一边叼着庞黑的鸡巴一边手淫的下贱样子,喘着粗气淫笑着掏出裤裆里粗大的肉棒,拉着苁蓉的一只手按到肉棒上。

  少女的脑海里此刻只剩下了肉慾,根本无法再有效的思考问题,她感到手心被塞进了一个熟悉的、充满了弹性的火热圆棒,立刻下意识的撸动起来。被赤身裸体的绝色少女用纤纤玉手撸弄鸡巴,李虎舒服得差点直接射了出来。

  “胖哥,你们在这儿围一圈儿干嘛呢?”

  下课的学生中,有和庞黑关系还算可以的男生看到庞黑五个人围在宣传墙边,好奇的问道。

  “嘿嘿,当然是在玩女人啦!现在苁蓉正光着臀给老子叼鸡巴呢!”

  庞黑嘿嘿笑着回答道。

  苁蓉的小嘴被庞黑的鸡巴塞得满满的没有一丝空隙,正努力地张大嘴好让庞黑的鸡巴插得更深一些,突然听到庞黑竟然毫无掩饰的对同学说她正在给庞黑口交,顿时激灵一下,心脏都差点被吓得停止跳动。

  “哈哈,胖哥你真敢说。苁蓉那种又漂亮又清纯的美少女,私下里意淫一下就算了,这麽说出来,小心赵晴空赵大才子找你算帐啊!”

  说话的男生做梦也想不到,只要他走近庞黑,就能真的看到他刚刚说的那个漂亮清纯的校花少女赤裸着身体给庞黑口交的美景。

  等学生散得差不多了,庞黑这才把粗大的鸡巴从苁蓉嘴里拔出来。他看着兽血沸腾的篮球队其他几人,嘿嘿道:“兄弟们,咱们牵着这条母狗找个舒服的地方操她去。”

  说着,庞黑在苁蓉脖子的狗圈上拴了一条粗重铁环组成的铁链,把铁链递给李虎。

  苁蓉认得这条铁链,是属於庞黑养的那条体型庞大的拉布拉多狗的,苁蓉看见过庞黑用这条铁链拴着拉布拉多遛狗。现在,这条遛狗用的链子拴在了她的脖子上。沉甸甸的坠感让苁蓉从心底感到一股身为“母狗”被饲养的屈辱感。这份无言的屈辱化作一股热流,汇聚在少女的胯间,苁蓉小声的呻吟起来,还残留着莫文鸡巴热度的肉穴愈发渴望插入了。

  庞黑又踢了踢苁蓉,示意苁蓉向他撅起屁股,然後掏出根一端带有扣环的狗链,将扣环扣在苁蓉屁眼里短短的铁链上,并且把狗链在胳膊上绕了几圈,抬手一拉,充气肛栓在庞黑的拉扯下,把苁蓉的屁眼又撑大了几分,痛得苁蓉忍不住痛呼起来。为了舒缓屁眼的痛苦,少女不得不竭力抬高屁股,减弱狗链的拉扯。

  庞黑抖动狗链,调整着苁蓉的姿势,直到少女形成一个双手按地、屁股高高撅起、双脚用前脚掌支撑身体的标准女犬爬行姿势,才笑着抖动手里的狗链,赶马似的示意苁蓉可以爬了。

  即使是被篮球队五个人围住,也不可能把苁蓉完全遮挡住,周围还有零星的学生,如果按照庞黑的命令,就这麽开始爬行的话,一定会被陌生的学生看到,更何况脖子上沉甸甸的铁环狗链稍一抖动就会发出刺耳的“哗啦”声引人注目。

  少女高撅着屁股,拼命把脑袋向下伏,做出想舔李虎球鞋的姿态,希望自己淫贱的举动能让李虎淫心大发,放弃牵走她的想法,继续奸淫她。

  “妈的,这个骚屄校花,居然在主动舔男人的鞋。如果赵晴空知道他的宝贝女朋友竟然这麽下贱,一定会非常“惊喜”的!”

  说话的家伙和赵晴空是一个系的,早就对赵晴空这样近乎完美的男人羡慕嫉妒恨了,看到被学校师生称作“金童玉女”的情侣里,仙子般的苁蓉下贱的主动给李虎舔球鞋,不禁发出充满报复快意的嘲笑。

  苁蓉因为高撅屁股而毫无遮掩呈现在几个男人眼前的肉穴彷佛抗议般的翕合了几下,从阴道里挤出一股浊白的精液。少女的行动难以察觉的僵硬了片刻,随即更加驯服地伸出嫩红的小香舌,舔着李虎满是尘土和汗臭的球鞋。

  庞黑淫笑着向李虎打了一个眼色,抖动手里的狗链:“母狗,驾!”

  李虎配合的转身用力一拉铁链:“嘿嘿,遛母狗罗!”

  屁眼里充气肛栓在庞黑的抖动下将苁蓉的屁眼又撑大了几分,肛门近乎撕裂的痛楚让苁蓉难以忍受的向前一挺身,再加上李虎牵着铁链向前拉,少女就像被驱赶的牲畜般身不由己地向前爬了起来。

  庞黑和李虎一个在後面赶,一个在前面牵,赤裸着身体的校花少女双手撑在前,屁股高高撅起,双脚用前脚掌支撑身体爬行在道路的一边,篮球队其他三个人走在外侧,遮挡着外人的视线。

  在这种情况下,想完全挡住母狗般爬行的少女是不可能的事情。几乎就在庞黑迈开脚步的同时,就有眼尖的学生看到了被篮球队员围在中间,母狗般的裸体少女。

  “天……天啊!竟然有个光屁股小妞被篮球队那几个流氓用狗链牵着爬!”

  “以我十几年的A片观摩经验,这个没穿衣服的女孩子绝对是个绝色美女!岛国那些职业AV女优都没几个有这麽完美身体的。”

  “你看那个裸体女孩的屁股,有锁链连接在她屁股上,这个女孩不会是把狗链塞在屁眼里吧?小生阅尽天下无码,遛母狗不是没见过,但用屁眼夹着狗链还是第一次看到。”

  “哇!快看那个小妞的骚屄!被我们这麽说,她的骚屄居然流水了诶!”

  在学生七嘴八舌的议论中,苁蓉紧紧低着头,让头发自然垂落,遮挡住自己的容颜。她惊恐地发现,被陌生的学生看到自己下贱的样子,心中除了快把她淹没的羞耻之外,竟然还有说不出的兴奋和满足,好像自己渴望着被别人看到自己淫贱一面似的。

  苁蓉甚至可以想像,明天学校的论坛上就会找到篮球队的流氓牵着光臀女孩遛狗的新闻。自己赤裸的身体、流水的骚屄、被撑大的屁眼,都会成为成千上万学生议论的话题。

  一想到自己母狗般淫贱的行为即将被全校师生知晓,苁蓉就感到肉穴中传来触电般的酥麻快感。

  在庆幸这些学生只看到自己光臀的样子,而没有看到自己真实容貌的同时,苁蓉的心底掠过一丝连她自己都没发现的想法。

  “真是遗憾呢,没人知道他们看到的那个光着身子、屁眼被撑开的小母狗就是我。如果苁蓉其实是淫贱小婊子的事情被所有人知道……如果从今以後做一个什麽都不想,天天让人操的母狗……如果就这样光着屁股被牵到每天上课的教室里,在平时一起上课的衣物整齐的同学中间,脖子上套着狗链被拴在讲台边,屁眼里插着狗尾巴,用前爪着地的母狗蹲坐姿态和同学一起听课……那该多麽舒服啊……”

  庞黑抖动着手里的狗链,一边驱赶前面的光臀小母狗,一边看着小母狗的屁眼在狗链的抖动下被撑得忽大忽小的淫靡景色,不停地淫笑着。

  就好像套在骡马身上的车辕一般,庞黑手里的狗链就是苁蓉这条小母狗的车辕。向左抖一下,苁蓉就不由自主的向右转身;向右抖一下,苁蓉就不由自主的向左转身;向上抖狗链,则是驱赶这条小母狗加速;而向下抖狗链,则是减速刹车。

  庞黑玩得不亦乐乎,“驾驱”着光着屁股的小母狗向武术训练馆走去……

  ***    ***    ***    ***

离第三阶梯教室不远的音乐系大楼里,翟东俊俏的脸庞隔着录音室的窗户玻璃看着下方被牵着的母狗般的苁蓉,兴奋的挺了挺屁股。

  跨坐在翟东身上,将翟东的鸡巴深深纳入体内的娇小女孩瞥了一眼楼下被陌生学生视奸的闺蜜,光溜溜的小屁股套弄得更快了。

  “阿杰,你调教母狗的技术有一手啊!苁蓉这小婊子刚上大学的时候,清纯得好像不染凡尘的谪凡仙子,没想到能把她调教成这麽淫贱的母狗啊!嘿嘿,如果是一年前,要苁蓉光着臀在教学楼门口给男人舔鸡巴,她一定会和你拼命,哪怕是你拍了她的裸照也不行。但是现在……苁蓉居然会乖乖的在陌生学生的视奸下光臀让庞黑他们牵着遛狗!”

  刘杰坐在录音台旁,注视着录音棚里戴着眼镜的裸体少女。眼镜少女的肉穴里插着一根不断摇动的淫具,高耸的双乳被一根乳链拴在麦克风边,手上拿着一叠稿子,强忍住胯下的快感,声情并茂地朗读自己亲手写出来的色情小说。

  “……我光着身子跪在主人脚下,大声说:“主人,肖静是个淫贱的骚货,求主人用大鸡巴操肖静。”

  然後撅起屁股,等候主人把粗大的肉棒插进我淫贱的小屄……”

  身为全国闻名的美少女作家,却不得不用粗鄙的词语写出以自己为主角的淫秽文章,眼镜少女被这份屈辱刺激得控制不住肉体的兴奋,一边朗读手里的色情小说,一边用手握住肉穴里的淫具抽插起来。

  “温水煮青蛙的理论用在调教母狗上正合适。不论是清冷孤傲的苁蓉,还是高雅端庄的肖静,都是一样。一点点突破她们的底线,让她们一点点适应自己的淫贱,那麽就算高居於天上的女神也会变成最淫贱的母狗。”

  刘杰冷笑着回答翟东:“比如肖静,当初高傲得像一只小凤凰,现在呢?只要我命令,哪怕要她撅着臀让一条狗操,她也会乖乖的服从。”

  翟东捏着孙婷婷小巧的乳房,挑眉道:“苁蓉越来越像一条合格的母狗性奴隶了,阿杰,接下来准备怎麽做?”

  “当然是继续加深她对自己身为性奴隶的认同感了。哼哼,早晚有一天,苁蓉会彻底变成一条母狗,只要我的一个命令,她就会忘记她其余的身份,不论是白帝学园的校花少女,或者网络着名歌手,又或是……赵晴空深爱的女朋友,只记得她是一个淫乱的性奴隶,一条下贱的母狗!”

  刘杰和翟东对望了一眼,从对方的眼中,他们都看到了毫不掩饰的对苁蓉的巨大淫虐。

  【完】
TOP Posted: 2022-09-17 20:57 #25樓 引用 | 點評
Allenclsq


級別:騎士 ( 10 )
發帖:1433
威望:224 點
金錢:63 USD
貢獻:6426 點
註冊:2011-06-06

感谢分享
TOP Posted: 2022-09-18 07:50 #26樓 引用 | 點評
.:.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電腦版 手機版 客戶端 DMCA
用時 0.02(s) x2 s.11, 02-02 22: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