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 [現代奇幻] 娇妻借给朋友-转载
本頁主題: [現代奇幻] 娇妻借给朋友-转载字體大小 寬屏顯示 只看樓主 最新點評 熱門評論 時間順序
黑长直硬


級別:新手上路 ( 8 )
發帖:62
威望:7 點
金錢:92 USD
貢獻:0 點
註冊:2020-04-12

一楼1024
TOP Posted: 2022-10-04 14:53 #3樓 引用 | 點評
放松一下


級別:光明使者 ( 14 )
發帖:1097
威望:110 點
金錢:77491353 USD
貢獻:1369679 點
註冊:2006-12-26

标记
TOP Posted: 2022-10-04 15:26 #4樓 引用 | 點評
流浪的浪人 [樓主]


級別:新手上路 ( 8 )
發帖:140
威望:22 點
金錢:1816 USD
貢獻:0 點
註冊:2022-07-16

第17章

  任丽像逃似的,快步离开了活动室。这段时间与刘厚才的男欢女爱,让她的
身体变得异常的敏感。刚才赵军的左手只是轻轻地触碰她的乳房,竟然产生了一
种如同电击一般的快感。本来排卵期就下面会渗出些许白带,结果被赵军这么一
打,一下子流了许多出来。

  刚才一直在忙着处理赵军受伤的事情,让任丽可以很好的掩饰过去。等到处
理完以后,内裤上那种粘粘乎乎的感觉让她很是不好受。于是,快步离开了赵军。
回到卧室拿好换洗的衣物,又拿一包干净的的护垫。径直来到洗漱室,洗起澡来。

  再说赵军,在原地自我陶醉了一阵。这才想起来,任丽刚锻炼完。肯定是要
去洗澡的,这么好的机会怎么能错过呢?想到这里,拿起外套便往卧室走去。

  「哗啦啦……」洗漱室里传来清晰的流水声。

  对于赵军来说,就是一首充满诱惑的音乐声。对于偷窥这种事情,他昨天晚
上已经干过一回了。所以,轻车熟路的蹑手蹑脚的来到玻璃门前。猫着身子,将
自己的眼睛贴了过来。

  还是任丽那熟悉的胴体,还是那具让赵军看得着却无法品尝的美妙躯体。所
有的一切都与昨晚一样,赵军却看得是津津有味。但是,很快赵军突然想起了什
么。马上将脸从玻璃上移开来,用手不停要搓揉着眼睛。

  原来,就当赵军看得流口水时。正巧任丽转过身,弯下腰去挤沐浴露。这样
一来,任丽的神秘花园完全暴露出来。两座半圆型的山丘中,是一条深逐的裂缝。
裂缝中间,是一朵褶皱紧致的深色菊花。

  在菊花的隔壁,桃花源洞口微微张开。两片肉粉色的小阴唇,让肥厚的大阴
唇紧紧的包裹着。被深埋其中,而挤成了一条肉缝。远远望去,微微突出的私密
处犹如夹心的马卡龙蛋糕般,让人垂涎欲滴。

  肉缝的尽头,光洁无毛又微微隆起。刚好与大腿根部,形成一个心型的空隙。
这让赵军看的真真切切,不由得心花怒放。可就在这时,赵军突然想起早上他触
碰到女性用品的事情。如同一勺冷水从头而下,性趣一下子便被灭了兴趣,心里
暗暗骂道:差点就坏了大事。

  洗澡室里的任丽,对外面发生的一切却并不知情。她走进洗澡室脱下衣服时,
才发现自己的乳头不知道什么时候突了出来。心里暗暗说道:难怪刚才会有那样
的感觉,果然排卵期的女人是最容易动情的。

  特别是,当花洒水冲淋过自己的胸前。就算只是轻轻地一扫而过,都让任丽
感觉到一阵莫名的冲动。膣道内仿佛有千万只小手在那里不停地挠动着,感觉特
别的空虚而又奇痒难耐。

  随之而来的,还有如同山洪暴发般的液体。也分不清究竟是爱液还是白带,
源源不断地从小穴深处汹涌而出。连任丽自己都搞不懂自己这是怎么了,以前也
没有出现过这样的情况。难道自己被老公开发过后,性欲变得更加强烈了?这让
任丽堪是尴尬,却又无可奈何。

  为了缓解这种情况,任丽只好试着将水温调得低一些。希望通过冷冻自己,
从而使得欲望能降低一些。果然,冷水降欲的效果确实还不错。可是冲冷水的时
候长了,任丽身体就有些受不了。

  胡乱地将身体擦拭干净,又将护垫在内裤上贴好。任丽穿好衣物后,打着冷
颤从洗漱室走了出去。来到床边,看也没看赵军一眼便将被子裹在身上。然后,
在房间里面走来走去。

  「你怎么了?」看到任丽出来了,赵军便假装坐在床边玩手机。却不想看到
任丽这一系列的奇怪举动,不由得好奇地问道。

  「没……没……阿嚏!什么……」任丽边走边回答着赵军,本来不想说却一
下子打了一个喷嚏。

  「你不会感冒了吧!」赵军放下手机,地来到任丽身边关切地问道。

  「没没……阿嚏!阿嚏!阿嚏!……」任丽正要解释,却连着打了三个喷嚏。

  「别动,让我看看!」赵军这下不由得紧张起来,想用手摸摸任丽的看看是
不是感冒了。但是任丽还在那里走来走去,不由得急忙叫道。

  「没……没……阿……阿阿嚏……事!」任丽挥开赵军的手,话还没有说完
一个喷嚏直接就喷在了赵军的脸上。

  「对……对……对不起!阿……」任丽看到这里赶忙一边向赵军道歉,一边
走到床头抽出一些纸巾给赵军擦脸。还硬生生地将一个喷嚏,给压了下去。

  「我没事!你别乱动。我看看,是不是感冒了?刚才不还好好的吗?」赵军
接过任丽递过的纸巾,在脸上胡乱的擦拭了一番。然后,一只手紧紧地抓住任丽。
另一只手则向任丽的额头,用手背在那里测了测。

  「额头不烫!应该就是感冒了。」赵军在探清了情况以后,便放开抓住任丽
的手。自己快步走到床头,拿起了电话。

  「赵军这是要干嘛呢?」任丽被赵军抓住心里大惊,却没想到,赵军很绅士
的只是用手背探了一下自己的额头。只是她不明白,赵军拿起电话干嘛?

  「你好,前台吗?我是XXX 号别墅,麻烦您送一些风寒感冒的药过来。给你
们十分钟,不然我会投诉的。嗯嗯……对了,让厨房送来的早餐少一些油腻,加
点生姜之类的祛寒的食物。好的!谢谢。」赵军拿起电话就交代了起来。

  「没事,不用吃感冒药!我喝点热开水就会好的。阿嚏……」任丽看到赵军
如此的行为,内心里不由得一暖。但是嘴上还是反驳着,却不想还是被身体出卖
了。

  「事实胜于雄辩,你也别和我犟。来,听话到床上好好躺着。一会把药吃了,
睡个好觉就会痊愈了。」赵军放下电话,来到任丽身边。然后从背后将站在那里
的任丽,向床上推去。

  「别推,别推!阿……阿嚏……我自己走,我自己走!」任丽被赵军这一举
动弄得不好意思,再加上刚才对赵军的好印象,半推半就地向床边走去。

  「事实胜于雄辩,你也别和我犟。来,听话到床上好好躺着。一会把药吃了,
睡个好觉就会痊愈了。」赵军听到任丽那样说了,便不再去推她。站在那里看着
任丽自己,慢慢地回到床上躺好。

  「你能不能别这样看着人家,我有点害羞!」任丽回到床上躺好,却看到赵
军一直望着自己。脸红着低下头,不好意思地说道。

  「哦!那个……什么。嗯,药一会应该就会到。我去门口看看啊!」赵军看
到任丽这娇羞的模样,也有些手足无措。便找了一个理由,快步向卧室走去。

  「没想到这赵军,也有结巴的时候!咳咳咳……」任丽望着赵军走路的背影,
不由得笑起来。这一笑,让她竟然对赵军的看法有所改变。从骨子里看,赵军也
不是个坏人。不过,就是好色这一点……

                第18章

  星级酒店的服务就是到位,还没到10分钟药品便送了过来。赵军伺候着任丽
吃过药后,便去洗了个澡。等到赵军洗澡换好衣服出来,任丽吃过感冒药竟然睡
了过去。赵军也不去打扰她,只是一个人去了书房处理一下工作上面的事情。

  没过多久,早餐也送了过来。赵军轻轻地叫醒任丽,任丽本想下床吃的。可
是赵军让服务员直接将早餐端到床边,坚持着喂她吃完。全身无力的任丽没办法。
只能在众目睽睽之下,红着脸不好意思地享受着赵军的服务。不过,在心里对这
个男人的印象又变好了许多。

  吃完早餐,赵军让任丽继续躺下睡觉。自己则又回到书房,在那里忙碌着工
作上面的事情。一个上午的时间,就这样悄然而逝。

  中午的时候,任丽强打着精神和赵军去拜访了赵军的顶头上司。其中过程,
无非都是一些官场上的套话。不过,任丽却与顶头上司的太太混得烂熟。等到拜
会结束,俩人还义结金兰叫起了姐妹。这让赵军不由得喜从心生,心里直夸任丽
为人处事真不简单。

  在领导家吃完午餐,赵军和任丽回到别墅稍做休息。接着,又去拜访了另外
的几位领导。一个下午的时间除了在赶路,就是和领导在那里打着官腔。这让任
丽也体会到,原来赵军的日子也是没有表面上风光的。

  特别是当看到赵军,面对领导们模凌两可的答复。总是能切入重点,将模凌
两可变成了肯定答复。内心里面,不由得对赵军刮相看。对他的好感,也随着接
触的深入而慢慢发生着变化。

  忙完了一天的拜访,任丽只感觉到:腰酸背痛,整个人都快累趴下了。回到
别墅,赵军就让任丽好好休息一下。而他自己则稍事休息以后,又一头扎进了书
房在那里认真的处理起工作来。

  这让任丽有些心疼起赵军来。但是转念一想,马上又不好意思起来。毕竟自
己是刘厚才的老婆,怎么去关心别的男人呢?想到这里,便觉得脸红起来。

  虽然很累,可是任丽还是陪着赵军去参加了一个小型的酒会。席间,自然又
是少不了推杯交盏。不过,这一次任丽学乖巧了许多。知道如何借助领导们伴侣
的力量,去想办法少喝酒甚至不喝酒。直到酒会结束后,任丽还一直保持着清醒。

  任丽本以为酒会结束了,便可以去休息了。可是,席间某位领导突然一发动。
结果,酒会结束后大家又去酒店的KTV 去唱歌。赵军也没有办法,只好带着任丽
随着众人一起去。

  喧闹的人群,五音不全却在那里鬼哭狼嚎。这是任丽坐下来没多久,便深深
植入脑海的印象。进入了KTV 后,男人和女眷们便被分开来。任丽和那些领导带
来的女人在一间,而赵军和其他男人在另外一间。

  任丽一面小心应付着身边的女人们,又担心赵军在那边会不会又喝太多酒。
表面上依旧和她们在那里放纵着自己,而内心里却恨不能快点结束这无聊的聚会。

  好在这些女人平素还有些教养,唱歌的就是那几位60-70后的领导夫人。而
其他女人则是在那里聊着天,适时的起哄一番。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领导夫人们总算是唱得尽兴了。又邀着大家喝了一些酒,
便觉得无趣。因为任丽与她们相识不久,表面热情却没什么交集。加上大家又是
各怀心事,于是三五成群的约好下半场。

  虽然有些人表面上热情邀约任丽与她们同行,不过任丽看得出不过逢场作戏。
便又假意推脱,这场唱歌才算是草草的结束了。

  等到走出KTV ,任丽才发现自己没有别墅的钥匙。而赵军也特意交待:不准
随便进入男人们的房间。没有办法只好掏出手机,给赵军打去电话。

  结果,打了半天就是没有人接。心里想着:应该是里面声音太大,赵军根本
听不到。

  便返回KTV 里面打了前台的电话,要求去服务生开门。可是,服务生与任丽
一核对身份。根本就不是登记的信息,便以安全为由给拒绝了。

  想想也是:这些领导怎么可能用自己的真实身份,在这里开设房间呢?这下,
任丽算是无可奈何了。房间回不去,赵军又不能见。只好坐在KTV 的大厅里,无
聊的玩着手机游戏。

  整天下午任丽除了喝茶,就是喝酒。肚子里面全是水,玩着玩着不觉得一阵
尿意袭来。强忍着又玩了一会游戏,实在是憋不住。便走到前台,询问服务员卫
生间在哪里?在知道了位置后,只能假装淡定地快步向卫生间走去。

  到了卫生间,任丽再也矜持不住。找了一个空格,使钻了进去。赶忙将裤子,
连同内裤一起脱去。随着「滋……」地一声长响,一股淡黄色的尿液便从小穴口
喷涌而出。

  随着尿意的减退,任丽不由得感觉到一阵惬意。闭着眼睛,肆意的释放着最
基本的生理需求。就在任丽闭上眼睛的时候,耳边隐隐约约听到一阵女人如笑似
泣的声音。不由得心动一震!赶忙静下心,仔细聆听起来。

  这下果然能听得清楚很多,不过,当任丽听清楚以后不由得脸红起来。做为
女人,她一下子就明白这是什么声音。

  只是不知道,这声音究竟是从哪里传来的?难道还有人在厕所做男欢女爱的
事情?对于有些传统伦理观念的任丽来说,这简直是不可思义的。

  强烈的好奇心,让任丽被这个声音的来源深深吸引。好在自己也方便结束,
从墙上抽出一些纸巾。仔细地将小穴口擦拭干净,然后将裤子穿好。便打开格子
门,走到梳妆台前慢慢整理起来。

  其实这个过程,就是她在留心观察了卫生间格间的情况。果然在最里面的倒
数第二间,看到了异常的地方。

  首先,格间的门是关闭着的,这就表示里面是有人的。其次,在紧闭的格门
下方空细中。倒影里隐隐约约的,看到是四只脚。很明显,里面是不止一个人的。
哪个女人上厕所,会两个人在一起的呢?

  在知道了情况以下,任丽便不露声色。故意不急不慢地,弄得很大声地走出
了卫生间。离开卫生间没多远,又悄悄地折返回来。为了防止弄出声,任丽还故
意将自己穿着的高跟鞋脱掉。就这样一只手提着鞋子,蹑手蹑脚来到了格间的隔
壁。

  「嗯哼……嗯哼……轻一点!嗯……」任丽刚来到格门里,就听到了隔壁女
人传来的呻吟声。

  「哦……呼……轻一点?你哪里会有感觉!呼……呼……」隔壁男人一边喘
着粗气,一边调笑着说道。

  「讨厌……嗯哼……人……人家是让你……嗯……你声音轻点……嗯哼……」
女人好像轻拍了一下男人,娇喘着说道。

  「呼……呼……怕什么?这……这个厕所是公用的……呼呼……平……平时
就员工来用……呼……现在这么忙……谁谁……谁过来!哇……你在夹我?……
爽……」男人并没有理会女人的发问,明显是在一边不停地运动着一边说道。

  「嗯哼……嗯哼……可是……可是我怎么感觉好像旁边有人啊……嗯哼……」
女人的直觉总是很敏感,这让隔壁的任丽听到后不由得一惊。

  「呼呼……你就是想太多了……呼呼……刚才上厕所的女人不是走了吗?…
…哪里有人啊?呼呼……再说了,有人来我还听不见?呼呼呼……」男人根本就
不相信女人说的话,动作似乎更加猛烈了。这下,任丽不由得松了一口气。

  「嗯哼……嗯哼……嗯哼……你们男人都这样吗?嗯呢……」女人似乎很享
受,很姣媚地来问道。

  「呼呼呼……你的意思是……你老公也这样!呼呼……」男人调笑着问道。

  「嗯……讨厌!嗯哼……嗯哼……」女人好像是又拍打了男人一下,娇喘着
说道。

  「你个浪妮子!我……我干死你……呼呼呼……」男人听到这里似乎变得很
兴奋,动作也变得很快。

  「啪啪啪……啪啪啪啪……」隔壁两人的肉击声也提高了很多。不过,两人
的呻吟声却控制得很好。

  听到这里,任丽大概知道隔壁两人原来是偷情的。只是她有些好奇:厕所这
么狭小的空间,俩人是怎么动作的呢?

  想到这里,不由得环顾四周。看了看周围的环境,想办法能看得到两人的姿
势。

  功夫不负有心人,在一番设计之后。任丽发现,只要将马桶盖合上。然后,
以自己的身高,再加上自己高跟鞋的高度。

  应该是可以看得到隔壁的,只是怎么样才能让对方看不到自己呢?不过估计
俩个人正干得热火朝天,怎么可能会注意到有人偷窥呢?

  想到这里,任丽干脆一不做二不休。轻轻地盖上马桶盖,又将高跟鞋放在马
桶盖上。自己扶着隔板,爬上马桶盖后半蹲着穿好高跟鞋。

  然后,慢慢地将身子向上站直。这样一来,便越过了隔板看到了对面的情况
……

                第19章

  在任丽隔壁的小隔间里面,只见一对陌生的男女此时正叠合在一起。女人和
男人的下半身都是光着的,男人的裤子连同内裤一起被脱到了脚踝上。

  女人由于是穿着裙子,便只是将裙角卷到腰间。而一条紫色半透明的蕾丝内
裤,挂在高高抬起的左脚小腿上。

  因为任丽是站在高处,里面的一切便尽收眼底。那个女人是半坐在马桶上,
双腿被男人高高地举起。一只手搭在男人肩上,一只手则放在嘴边。

  鲜红的双唇间,洁白的牙齿轻咬着食指。防止自己因为动情,产生不顾一切
的呻吟声。她的身体随着男人的抽插,而前后运动着。女人的种种表现,给人一
种娇羞而又妩媚的感觉。

  男人则站在女人的对面,双手将女人的双腿双开,形成一个标准的「M 」字
形。然后用双手,将女人的双腿托住并固定好。

  他的上半身向前倾,与女人的身体依靠在一起。而下半身则不断地前后运动
着,快速而猛烈地撞击着身下的女人。不过由于马桶的高度问题,男人的双腿几
乎是半蹲半站的姿势。

  「嗯哼……嗯哼……你……你快点……」女人一面配合着男人的运动,一面
娇喘道。

  「呼呼……你……你不是喜欢久一点吗……急什么……呼呼……」男人的下
半身继续着运动,嘴上调笑着说道。

  「嗯哼……讨厌……人家……嗯哼……人家怕老公一会要找了……」女人娇
喘着回答道。

  「呼呼呼……你那……死鬼老公……现在估计……哦哦……估计正在哪个女
人身上放肆驰骋着呢……不……不……不急……」男人听到女人的说话,并没有
放在心上。反而,更加卖力地抽插起来。

  「哦哦哦……不要……不要……要……好爽……」女人被男人的抽插弄得呻
吟连连,身体也开始颤抖起来。

  「呼呼呼……好紧……哦……你……你在夹我……哦哦……爽……」男人显
然是被女人用小穴给夹了几下,不由得爽得也连连怪叫起来。

  「哦哦……不行了……我……我要上天了……啊……」女人突然大呼一声,
然后双手死死的抱住男人的后背。被分开的双腿,也猛然摆脱男人的双手缠绕在
他的腰上。头猛然偏向身体的右边,随后便闭着眼睛全身不自觉的抽搐起来。

  「哦……小妖精……好紧……呼……」男人被女人这么一夹,不由得停了下
来。但是,腰部还是狠狠地向前一顶。然后趴在女人的身上,一面喘着粗气一面
默默地等待着女人的高潮结束。

  「嗯嗯嗯……」女人被男人这么一顶,又乱哼哼几声便瘫坐在那里大口地喘
着粗气。

  站在高处的任丽知道,此时的女人已经高潮了。只是,那个男人却还没有射
出来。所以,她知道接下来应该还有好戏可看。也不着急,趁着这个空档把自己
的手机马上调成静音。

  「讨厌……看着人家干嘛!」当任丽刚将手机调好,隔壁传来了女人的娇嗔
声。

  「我就喜欢看你舒服时的表情!既娇美又风骚。」男人听到女人说话,淫笑
着说道。

  「大坏蛋!嗯哼……你欺负人家……嗯哼……」女人双手握起拳头,轻轻地
捶打着男人。却不想,男人却在这时又运动起来。

  「我就欺负你了……哦……好多的水……好滑……哇……你又夹我!」男人
坏笑着,腰部开始慢慢地运动起来。

  「嗯嗯……夹死你……哦……」女人被男人说的不好意思,嘴上却依旧不依
不饶。

  「哦哦哦……你个小浪蹄子……好紧……哦哦……」男人明显到女人小穴内
的紧夹,不由得舒服地呻吟道。

  「啊……好痒……不要……哦哦……」女人突然大叫起来,原来男人趁女人
不注意。双手一下子从衣领处,伸进女人的胸前。开始不停地搓揉着女人的乳房,
而嘴巴也在女人的脖子上面乱吻着。

  「痒死你……啵啵啵……」男人感觉到女人被这波刺激,弄得全身乱颤。不
由得上下齐动,对女人一通的刺激。

  「哦哦……嗯哼嗯哼……」女人这下更是没有办法,只能任由男人在自己身
上下其手。双手放在胸前,做成一个投降状。双腿分开着,腿后放在马桶边上固
定住自己的身体。

  隔间里不时地传来男人抽插的声音,伴随着女人的呻吟声。像一首动人的美
妙乐曲,让人充满肉欲。

  任丽看到这里,不由得感觉到自己的下半身开始有些变化。本来就是排卵期,
小穴总会流出一些白带。而现在任丽只感觉到口干舌燥,小穴口好像有些隐隐地
张开。小穴深处滚出滑滑的爱液,阴道内壁也开始莫名地无节奏地紧缩松开起来。

  现在满脑子,都是与刘厚才男欢女爱的画面。她感觉到胸前的双乳开始变得
的有些发涨,乳头已经开始竖立起来。并不敏感的身体,现在变得灼热起来。

  耳边仿佛有一个充满磁性的声音,在轻声告诉她。让她用左手去揉搓自己的
双乳,右手应该放在阴阜上爱抚那颗可爱的小豆豆。

  但是大脑里仅存的一丝理智告诉她,她这样做的话就是一个荡妇。一边是原
始的肉欲生理需求,一边是贤妻良母必须的礼义廉耻。

  纠结中的任丽,只能一面用夹紧双腿摩擦着,一面咬紧牙关双手紧紧地抓在
隔板上。她甚至有些后悔,干嘛这么好奇观看这对男女。结果,弄得自己不上不
下的好尴尬。

  就在任丽纠结的时候,隔间的男女却突然停了下来。只见男人附在女人耳边
悄声说了几句,女人娇羞地拍打了几下男人。

  然后,男人便抽出自己一直插在女人的肉棒。后退了几步,靠在门边等着女
人的动作。

  当任丽看到男人肉棒的时候,不由得睁大了眼睛。嘴巴也被惊成一个「O 」
字型,合不拢嘴来。不由得用右手捂住自己的嘴巴,生怕发出一丝声音。

  原来,男人的肉棒并不是普通的亚洲男人尺寸。任丽目测了一下,长度绝对
在20-25厘米之间。长度算长的也就算了,关键是粗度居然也如同婴儿的手臂般
大小。

  这样的肉棒,除了在A 片中的非洲男人拥有。任丽没有想到,在现实生活中
居然还能看到真实的。这不由得让她大吃一惊,差点就发出惊呼声了。

  坐在马桶上的女人,看到男人站在那里。不由得对着男人莞尔一笑,然后站
了起来。接着,转过身双手扶在马桶的抽水器上。

  这样一来,就变成了面对着墙壁背对着男人。同时,弯下腰将上半身与马桶
平行。

  随后,双腿稍稍向后移动一些。分开双腿后,将屁股向上翘起。做完这一系
列动作后,扭过头后便对着男人微微一笑。

  男人就傻傻地站在那里,看着女人慢慢地变化着姿势。很快地,便形成了一
个标准的狗交式。当女人对着男人微微一笑时,男人立马会意。不由分说,一手
握住自己的肉棒,移动到女人身后。

  「噗哧……」随着男人的腰间向前一挺,肉棒向准确无误的没入女人的小穴
中。

  「嗯哼……」女人刚将自己的裙子整理好,下身传来的充实感不由得让她娇
喘一声。

  「噗哧……噗哧……噗哧……」男人用一种征服者的姿态,双手扶住女人的
细腰。开始不停地运动着腰部,让自己的肉棒在女人小穴中进进出出。

  「嗯哼……嗯哼……嗯哼……」女人随着男人肉棒的进出,发出销魂的呻吟
声。

  「舒服吗……骚货……」男人身下在动作着,嘴上也不停下来。

  「哦哦……舒……舒服……哦哦……」女人双手撑在马桶水箱上,闭着眼睛
胡乱地呻吟着。

  「那就让……让你更爽……」男人听到女人的说话,不由得心生欢喜笑着说
道。

  「哦哦……好……好好……哦哦……」女人饥渴地说道。说话间,她的双手
从马桶水箱上移开,撑在了隔间的墙壁上。同时,双腿绷直屁股也稍稍抬高了一
些。

  听到女人的说话,同时又感觉女人的一系列的动作后。男人却不说话,却见
他右手放开女人的细腰后,一把抓住着女人的秀发。然后,将女人的秀发向后一
拉。女人因为头发被拉,不由得将头向上一抬。同时,身体不由自主地弓得更厉
害。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做完这一系列的动作,男人便开
始大力地抽搐起来。随着撞击的力度,两人的结合处发出清脆的肉击声。

  「啊啊啊……啊啊啊……」女人的头发被抓,头上便是一阵疼痛。但是,男
人猛烈的撞击就像要击穿小穴一样的快感。让女人产生一种又痛又麻又痒又爽的
感觉,不由得大声呻吟起来。

  「啪啪啪……啪啪啪……」男人像疯了一般,一手拉着女人的头发。一手扶
着女人的细腰,腰部大力地撞击着。完全已经沉浸在,两人的性爱欢愉中。

  「啊啊啊……啊啊啊……」女人则是一面摇着头想摆脱男人的拉扯,而另一
面屁股却随着男人的撞击而前后配合着。嘴里更是胡乱地分不清是娇嗔声,还是
呻吟声。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男人又是一通快速地抽插。

  「呼呼……好爽……骚货……真他妈的爽……呼呼……」男人的动作没有丝
毫的降低,嘴里的粗言秽语也多了起来。

  「啊啊啊……我是骚货……哥哥快……操死我这个骚货……啊啊……」女人
现在完全就是灵魂出窍,配合着男人的动作和言语。

  「不行了……哦哦……快转过身……我要射了……」男人终于在快速地抽插,
还有女人的呻吟声再也坚持不住。男人在说话的同时,也松开了拉扯着女人秀发
的手。

  「啵……」女人一听到男人的说话,马上挺直身体。硬生生地将男人的肉棒,
从自己的小穴中拔了出来。然后,一屁股坐到马桶上一嘴将男人的肉棒含住。

  用自己的嘴巴当做小穴,让男人的肉棒进进出出。同时,右手一把握住男人
的肉棒不停地撸动着。

  「啊啊……对对……就是这样……哦哦……来了……啊……」男人对女人的
动作很是受用,在女人手嘴并用的情况下。突然,双手抱住女人的头部。然后,
又向前顶了几下。大呼一声,双腿绷直站在那里。

  「唔唔……咕噜……咕噜……」女人一开始,被男人喷出的精液弄了一个措
手不急。但是,很快便像喝饮料一样将嘴里的精液全部喝了下去。

  「呼呼呼……你这个小妖精,真是后悔当年放弃你。」男人看着女人将自己
的精液喝下去,爱抚着女人的头发温柔地说道。

  「咕噜……现在后悔啊!晚了。再说了,你们男人那个不是想着别人家的。
要是真和你在一起了,估计早就被你玩腻了。」女人咽完嘴里的精液,站起来一
边扯着卫生纸擦着小穴,一边幽幽地说道。

  「我这不是当年不知道,咱们这么合拍嘛!」男人接过女人递来的纸巾,不
好意思地说道。

  「呸……男人就这个死样。得到的不会珍惜,失去了才后悔。咱们现在这个
样子已经是最好的结果了,别得了便宜还卖乖了。再说了,我老公怎么说也是你
的生死兄弟,朋友妻不可欺。你啊!小心天收你。」女人说到这里,用手指了指
男人的额头说道。

  「行了,就是天要收我!我也值了。」男人傻笑着说道。

  「就这张嘴会哄人,好了!快点穿好裤子,我们也出来这么久了。一会我老
公出来找我就麻烦了!对了,要是问我们干嘛去了。就说碰到一个朋友,大家多
聊了一会。明白吧!」女人擦拭完小穴,又整理好自己的衣物对着男人说道。

  「放心吧!明白了。就说遇到高中同学,多聊了一会。」男人一面在那里将
裤子穿好,一面笑着对女人说道。

  「可以了吗?可以了,就走吧。」女人看了看自己,又看了看男人。感觉俩
人的穿着没什么问题了,便说道。

  「那你嘴里的味道怎么办?」男人正要开门,突然停下来问道。

  「我一会出外再处理,不是有口香糖吗?」女人这时从马桶后面,掏出一个
小坤包笑着说道。

  「我说呢,你怎么老是带着口香糖!」男人看到这里,笑着说道。

  「还不是你这个大坏蛋,每次都是射在人家嘴里。明明人家都让你射里面喽,
却偏有这个爱好!大变态。」女人又用手摁了摁男人的额头,娇嗔道。

  「嘿嘿嘿……」男人被女人这样一指,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随后,男人先将门拉开一点点看了看外面。在确定了没有人以后,两人便一
前一后快速地从隔间出去。然后,男人先出去。而女人在洗漱台又整理了一番,
用水漱了漱口又补了妆这才离开。

                第20章

  任丽在确定两人都已经走远了,这才从马桶盖上下来。好在整个过程中,两
个人根本没有发现她。任丽没想到,自己也当了一回偷窥者。

  更没想到的是,偷窥这么刺激。不过在内心里,任丽最高兴的是自己还是保
住了底线。她很庆幸自己没有自慰,不然自己真不知道现在是什么窘境。

  现在的她,只感觉到下半身粘粘乎乎的。于是,从手提包里拿出一块新的护
垫给换上。看着换下来的护垫上,除了乳白色的白带。

  还有一滩滩类似鸡蛋清一样的的爱液,不由得脸色一红。将护垫卷成一团,
又扯来一些卫生纸包住便扔到旁边的垃圾篓中。

  性欲过后,任丽不由得想起刚才俩人的对话。特别是,当听到女人是男人兄
弟的老婆时。就如同一根细针,轻轻地扎了一下她的内心。

  让她内心里,不由得产生一阵涟漪。现在自己的情况,不就像刚才那对男女
一样吗?

  刚才的男女以前是一对恋人,只是后来分手女人嫁给了男人的兄弟。不过,
俩人却始终是藕断丝连。自己虽然与赵军不是分手恋人。

  可是,现在自己对赵军的感觉,不也正是那种恋人的心态吗?先抛开彼此的
目的来说,赵军确实是一个很不错的男人。只是自己先遇到了刘厚才,已经嫁做
人妇。

  如果上天再给她一次机会,同时遇上赵军和刘厚才两人。而且,两人同时追
求自己。任丽也不知道,自己是选择刘厚才还是赵军。

  现在自己的身份已经十分尴尬了,却还在这里考虑爱情的事情。这让任丽,
不由得感觉好笑。进入社会这么多年了,还有爱情这种东西吗?

  「嗡嗡嗡……」就在任丽在胡想乱思的时候,口袋里面的手机震动起来。任
丽不便掏出手机,看了一下来电显示原来是赵军打来的。

  「小丽,你现在在哪里啊?」任丽刚按下接听键,听筒里便传来赵军焦急的
声音。

  「喂!军哥啊,我在洗手间呢!怎么了?」任丽不知道为什么听到赵军的声
音时,突然有一种说不出来的亲切感。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刚才我看到你打给我电话,然后就去你们包房找你。
结果,服务员告诉我说你们早就散场了。然后我就打你的电话,却一直无法接通。
吓得我到处找你,生怕你出了什么危险。好在你现在接电话了,刚才急死我了!
要是再找不到你,我就把这家宾馆给拆了。」赵军听到任丽的声音,这才说了一
大堆。

  「没这么夸张吧!我没有房间的钥匙,所以打电话找你要。结果你没接电话,
我就在大厅等你。人有三急,所以就到洗手间来了。你现在在哪里啊?」任丽也
简单的说了一下过程,当然并没有告诉赵军自己偷窥的事情。

  「我就在大厅这里,你没事吧!我现在过来接你。」赵军听完任丽的说话,
马上温柔地说道。

  「不用,再说了!你一个大男人跑到女卫生间来,成什么样子了!我现在就
出来。」任丽听到赵军这样傻傻地说话,不由得笑着说道。

  「对对对!我就在大厅等你。不急,不急!」赵军这才知道自己失态了,不
好意思地说道。

  「那先挂了啊!一会见。」任丽笑着说道。

  「好好好,一会见!」赵军听到这里,便先让任丽挂了电话。

  任丽挂了电话,然后又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物。便走出隔间,又来到洗漱台
洗了洗手。补了一下妆后,这才慢慢地走出卫生间。

  不一会,任丽就来到了大厅旁边。远远地看到赵军站在吧台前,他的面前站
在几个穿着管理人员制服的人。不过,这些人都是低着头。赵军一见任丽,赶忙
迎上去。那几个管理人员,也赶忙跟了过来。

  「你去哪里了?吓死我了!你没事吧。」赵军一到任丽跟前,便一把抱住任
丽。

  「军哥!放……有人呢,你先松开啊!」任丽下意识地去推开赵军,不过又
想起这是在众人面前。便一边善意的提醒着,又轻轻地推了推赵军。

  「哦!对对……」赵军赶忙松开任丽,耸耸了肩说道。

  「赵老板,您爱人既然没事!那我们是不是可以先退下了?」其中一个酒店
管理人员看到这里,小心冀冀地对赵军说道。

  「下次你们要注意,明白吗?这么大的酒店,怎么连手机信号都没有。说出
去,别人都可以当笑话了。」赵军在这些人面前,立马恢复了一个领导的形象。

  「对对对,赵老板说得对!我们马上改正,一会我就让工程部的同事去给酒
店的每个角落安装信号放大器。」那个酒店管理人员赶忙点头哈腰地说道。

  「好吧,你们先去忙吧!我刚才态度也不好,还请各位包涵!」赵军背着手
点了点头,但是马上又谦卑地说道。

  「不不不,您刚才是着急。大家都理解!那您先忙,我们现在去安排同事去
处理信号放大器的问题了!」酒店管理人员赶忙笑着说道,在得到了赵军的首肯
后便马上离开了。

  「刚才不好意思啊!我太激动了。」等人走远了,赵军对着任丽不好意思地
说道。

  「没事呢,谢谢你的关心!对了,你把钥匙给我。你先应酬一下领导,我回
房间休息去了。」任丽摇了摇头,笑着说道。

  「不用应酬了,那些老头子们都被太太叫回去了。你是没看到,那些领导们
唱得嗨。结果,一个一个的电话铃声狂响的场面。」赵军说到这里,不由得笑起
来。

  「这么厉害啊!」任丽能想像到那种情景,不由得也跟着笑起来。

  「这些领导其实带来的,不一定是自己的原配。你懂的!」赵军点了点头,
意味深长地说道。

  「原来如此!难怪会电话响。」任丽自然知道这些,不由得若有所思地说道。

  「行了,咱们也别站在这里了。一起回去!」赵军看到任丽懵在那里,以为
自己说错话了。便岔开话题,向任丽问道。

  「好啊!这里离咱们的别墅也不远。现在时间也还早,也不叫车了咱们走路
回去怎么样?」任丽点点头,笑着说道。

  「听你安排!」赵军正求之不得,满口答应道。

  其实,任丽现在内心里也是十分纠结的。她害怕两个人单独在别墅里,但是
又想更了解一下赵军这个人。

  刚才,赵军所表现出来的完全就是一个丈夫的角色。特别是刚才赵军那一抱,
不知道为什么让任丽有一种特别安全的感觉。这是只有在刘厚才怀里,才有的一
种感觉。

  看着赵军兴高采烈地去安排退车事项,又像一个初恋的男生那样不时地紧张
地望着任丽,这些都让任丽产生了一种恋爱的错觉。

  她自己现在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做出散步走回别墅这个决定。这个决定,对
于两个人的关系又将产生怎样的变化?

  但对赵军来言,是否意味两人的关系会向着利于自己的方向发展?

                第21章

  天空中挂着一轮皎白的明月,弯曲平坦的林荫小道间挂着一层薄薄的雾色。
道路两旁粗壮的梧桐,与桔黄色的路灯交相辉映。

  空气中充满着泥土的芬芳,混杂着花草的香气。随着阵阵微风,给人带来一
种清新宁静的感觉。

  花草丛中不时地传来不知名的虫儿的叫声,与树林中的鸟鸣声混合在一起此
起彼伏着。偶尔有人或车经过时,临近的虫叫声便会静下来。但是,远处的鸟鸣
声却叫得更加高亢起来。

  赵军和任丽两人就这样肩并肩地,走在这样如画的小道中。只是尴尬的两人
却不知道该聊些什么,有一搭没一搭的尬聊着。

  彼此之间,虽然是并排走着却保持一定的距离。眼看着离别墅越来越近,赵
军的内心越来越感觉到焦急。毕竟这是彼此互相了解的最好机会,当然不能这样
白白给浪费了。

  「听厚才说,你是主动要求退伍的?为什么呢?」任丽内心里其实跟赵军是
一样的,很想了解一下身边的这个男人。但是,出于女人的矜持又不能主动去打
听。沉思了许久,脑光一闪便询问道。

  「是啊!一个人呆在部队没有意思。」赵军不假思索地回答道。

  「我可是听说,当时你是准备提干读军校。这么好的机会,就因为一个人呆
在部队没意思?」任丽听到这里不由好奇起来,赵军放着大好前途不要就为了这
么一个莫名其妙的理由。

  「说句心里话,我这个人没有什么大的野心。当年就是因为刘厚才要去当兵,
我就陪着他去了。提不提干的,这个根本就不是我的目的。如果刘厚才提了干,
那我说什么也要想办法弄到一块去。所以,就是这样的理由。」赵军看了看任丽,
笑着说道。

  「哇,那你们还真是好基友啊!」任丽听到这里,不由得调皮的说道。心里
面感慨道,这位赵军是一个很重情义的。

  「从小玩到大,分开还真得挺不习惯的。对了,告诉你一个小秘密。你可不
要和任何人说哦!」赵军看到任丽调皮起来,感觉气氛一下子开朗了很多。便开
启了自己的个人表演模式。

  「好啊!我保证不说的。」任丽听到这里好奇心又被提了起来,爽快回答道。

  「我小时候成绩不好,从小学一直到大学都是厚才帮我作的作业。考试也是
他用我的名字,我用他的名字。害得厚才好几次因为不及格,结果被父母打得半
死的事情。」赵军深深地呼吸了几口气,不好意思地说道。

  「哈哈哈……原来赵大局长的成绩有水份!」听到这里任丽一下子站定,在
原地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嘘!小声点。」赵军赶忙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然后环顾四周看看有没有
其他人。在确认四周没有其他人,这才放心下来。

  「好好好!不笑了。就这点小秘密啊!」任丽双手叉腰止住笑声。然后,突
然扭过头去,用一双水汪汪地眼睛望着赵军,调皮地说道。

  「这都不算事,还有一件事情就是我的初恋女友也是厚才帮我钓到的。」赵
军从没看到过任丽调皮的样子,不由得脱口而出。

  「不是吧!你初恋是什么时候啊?俩个人是同事还是同学?后来怎么又要分
手的?」任丽一听是感情问题,不由得又生起好奇心笑着问道。

  「额!那是高中的时候,初恋是班上的女同学。考入大学后,因为是异地恋
所以就和平分手了。」赵军被任丽这么一问,自然是如实回答了。

  「就这么简单啊!」任丽的好奇心一下子就被说完了,失望地望着赵军。

  「就这么简单啊!哈哈哈……」赵军点点头,看着一脸失望的任丽,忍不住
笑了起来。

  「讨厌!你骗我。」任丽一看赵军一脸坏笑,不由得嘟着嘴巴娇嗔起来。

  「好了,好了,好了!不和你开玩笑了。我说正经的啊!哈哈哈……」赵军
看着任丽被自己骗的样子觉得好笑,说到一半忍不住又笑了起来。

  「你还笑!」任丽听到赵军的笑声,气得直跺脚。

  「不笑,不笑!咳咳。这样的,当时我和这位女同学一直都保持着很纯洁的
男女关系。后来,她学校有一位学长对她展开了疯狂的追求。俗话说的好,远水
解不了近渴。所以,最后爱情输给了时间和距离。」赵军定了定神,慢慢地说道。

  「那后来呢?」任丽听到这里,突然打断他的说话问道。

  「后来!她和学长也在毕业后分了手。前段时间,在同学会上又碰到了。只
是已经没有当年的感觉,听说我单身后她倒是想和我复合。可是我想来,碎了的
镜子再粘上去也是有裂缝的。所以,最后也就是留了一个联系方式。保持联系就
可以了,感情上的事情就算了吧。」赵军望了望远方,接着说道。

  「那你为什么单身呢?」任丽听完,内心里的疑惑让她突然很想知道答案。

  「我说我是GAY ,你信吗?」看着满脸疑惑的任丽,赵军笑着说道。

  「能正经一点吗?说实话。」任丽知道赵军是开玩笑的,立马假装生气地问
道。

  「好好好,说实话!其实,我也想早点脱单。可是,你是知道的。像我这样
的身份和家庭,女人看上的多半是钱和权。漂亮的女人,我认识不少。可是,能
交心的真没有。我也是失望了,所以只能安慰自己总会有那么一个人,在某个地
方等街着我的出现吧!」赵军想了想,抬头望着天空感慨地说道。

  「原来如此!」任丽点了点头,若有所思地说道。两人一下子,突然都变得
沉默起来。

  「对了,你有什么要求啊!我身边的女伴很多,可以帮你介绍啊。」赵军正
要说话,任丽却突然冒出来这么一句。

  「那我先谢谢你啊!不过呢,说心里话我还真的看上一位。就是……」赵军
笑着说道。

  「就是什么?」任丽好奇地问道。

  「算了,不说了!为什么总是说我,我们说说你吧!」赵军挥了挥手,岔开
话题说道。

  「快说,就是什么?你这是打算让我今天晚上都不用睡觉的节奏吗?」任丽
根本就不接赵军的话茬,任性地问道。

  「就是,人家已经是别人的老婆了!而且啊,还是我最好兄弟的老婆。还要
问吗?」赵军听到这里,将早就准备好的话脱出而口。

  「讨厌!又开玩笑。」任丽听到这里,不由得一愣。但是,很快又岔开话题。

  「我像在开玩笑吗?」赵军一下子严肃起来,双手一把握住任丽的双肩,认
真地说道。

  「哎呦!握疼我了,你先放开我。」任丽没有回答赵军的说话,而是挣扎着
想从他的手中挣脱。

  「别动!小丽,看着我眼睛!」赵军似乎是铁了心,双手更加用力地锁住了
任丽的肩膀激动地说道。

  「放……好吧!」任丽试着挣扎了几下,感觉到赵军的力度便只好放弃。眼
睛按照赵军的意思,望着他的双眼。

  「如果我们能早点相识,我绝不会让你成为别人的新娘。现在的你既然已经
成为了别人的妻子,那我只能在心里只能默默地祝福你能快乐。但是,请你千万
不要忘记:如果你累了倦了,我永远都是你最后的避风港。不是其他原因,只是
因为我爱你!」赵军望着任丽的双眼,深情地说道。

  「可是……」任丽只感觉到心头一震,全身突然变得软绵绵的。但是,内心
里又有一种不相信的感觉。

  她不知道应该怎么说,更不知道应该怎么做。只是刚想开口拒绝,却一时不
知道应该说些什么。

  「这些话憋在我心里,已经很久很久了。如果不是今天晚上,咱们俩在这里
独处。我真不知道,有没有机会说给你听。你现在不要有任何想法,也不要有任
何的包袱。我知道咱们俩的身份,更清楚你和厚才的感情。我就只是想让你知道,
有个人在默默地爱着你。如果厚才对你不好,我肯定也不会饶了他。」

  赵军感觉到任丽身体的颤抖,心里不由得一喜。便干脆一股脑的,将自己的
心里话说了出来。

  「不不不,厚才对我挺好的!你不要伤害他。」任丽听到这里赶忙摇了摇头,
像一只惊慌的小鹿般回答道。

  「我是说如果他对你不好!好了,我该说的话也说完了。心里舒服多了,今
天晚上的空气真不错。」赵军听到任丽如此维护刘厚才,心里突然一阵莫名的酸
楚。不过,表面上还是一副毫不在乎的样子。然后在松开任丽后,甩了甩手。向
前走了几步,仰天长叹地说道。

  「是啊!今天晚上的空气,真好!」任丽在原地愣了一下,然后,深深呼吸
了一口气。揉了揉有些被抓疼的肩膀,几乎是小跑的速度跟着赵军走去。

  「对不起啊!刚才抓疼你了吧。」赵军看到任丽在那里搓揉着肩膀,有些不
好意思地说道。

  「没事,我就是活动一下!」任丽摇了摇头,甩了甩手说道。

  「我帮你看看吧!」赵军向任丽靠近一点,关切地说道。

  「不用,一会就会好的!」任丽稍稍移动了一下身子躲开,笑着说道。

  「刚才实在是对不起!」赵军看到任丽这样的动作,无可奈何地说道。

  「真的没关系的!」任丽看了看满是歉意的赵军,微笑着说道。

  「你说今天晚上为什么没有太阳?」赵军突然若有所思地问道。

  「有月亮啊!不,什么太阳?」任丽刚说了几句,这才发现赵军正在望着自
己偷笑。

  「哈哈哈……」看到任丽语无伦次的样子,赵军忍不住大笑起来。

  「讨厌!你骗人家。」任丽听到赵军的笑声,这才明白赵军在开自己的玩笑。
不由得气得脚一跺,娇嗔道。说完,作势就要去打赵军。赵军只得快走几步,躲
闪着任丽的追打。

  两人就这样一路打闹着向别墅走去,路灯在他们的身后拉出两条长长的背影。
由远到近,最后交叉在一起。就如同此时两人的身体与内心一样,正在慢慢地发
生着变化。

  只是有一个细节二人都没有发现,彼此之间身体的距离现在要比刚才出来时
靠近了许多。

                第22章

  不多时,俩人便来到了别墅门口前。不过与刚才在漫步时不一样,任丽现在
是挽着赵军的右手一起回来的。

  毕竟在外人的面前他们两个还是一对恋人,总得给人一种亲密感。所以任丽
在快到别墅前,突然一把挽住了赵军的右手。虽然只是一个细微的动作,却是体
现出任丽做事的细节处理。

  赵军心里不由得一暖,这样的女人真的太适合自己要求了。漂亮女人多的是,
能够如此识大体又注意小节的却真是凤毛麟角。

  从昨天晚上到今天一天的表现,完全就是一个交际高手。赵军心里这样想着,
表面上却没有任何表现。从口袋里掏出门禁卡,打开门和任丽一起走了进去。

  进了房间里面,任丽才松开挽在赵军右手上的手。满脸通红的也不看赵军,
低着头快步向二楼走去。惹得赵军也不敢多说,只得跟在任丽的后面保持着一定
的距离跟了上去。

  「你先洗澡休息吧,我去书房处理一些事情。」来到卧室门口,趁着任丽在
开门还没有进去的时候。赵军首先开口说了话。

  「好的,那你注意身体啊!不要熬太夜了。」任丽一手握着门把手,转过头
对赵军温柔地说道。

  「没事,我经常这样的!」赵军听以这里不由得心里又是一暖,摆了摆手笑
着说道。

  「对了,我一会叫前台送点夜宵吧!看你这么辛苦,晚饭又没吃多少。」任
丽打开了门,突然转过身对着正向书房走去的赵军说道。

  「嗯?行!你做决定吧!」赵军听到任丽说话,便站定了一下。也转过身看
着任丽。原以为有什么事情,听到任丽的安排不由得笑着说道。

  「那一会宵夜过来,我叫你!」任丽看着赵军,笑着说道。

  「好的!你先不要管我了,先去好好休息一下吧!」赵军点点头,然后关切
地说道。

  「行行行,我的赵大局长!」任丽听到赵军这一说,不由得心里也产生了涟
渏. 但是表面上,却还是一副调皮的样子。

  「小调皮!」赵军看到任丽那副样子,不由得脱口而出。但是马上又意识到
自己有些失态了,心里暗想也不知道任丽听没听到这一句。

  其实任丽不但听到赵军的最后一句话,而且在心里更是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幸
福感。赵军不知道的是,任丽和刘厚才一起拍拖的时候。

  任丽管刘厚才叫「老鬼」,而刘厚才就叫自己「小调皮」。结婚以后,任丽
和刘厚才已不再有这个称呼。许久没有听到这个昵称,却不想被赵军提了出来。
一下子触动了任丽的美好回忆,一股幸福感更是涌上心头。

  只是没过多久,任丽的心里便产生了一种莫名的悲伤。已经一天一夜都没有
和刘厚才联系了,不知道他现在怎么样。虽然知道他现在应该是在忙公司的事情,
但是心里头有总有一种怪怪的感觉。为了不让刘厚才分心,任丽一直坚持着不给
他电话。可是,在任丽的心里又有千言万语想对他诉说。

  任丽呆坐在床边胡思乱想了一通,最终只是长长地叹了一口气。然后,先拿
起电话便给前台安排了宵夜的事情。又来到衣柜旁,拿了一套新的内衣裤和一包
卫生护垫便去卫生间洗澡去了。

  赵军来到书房,先是一通紧张的外联工作。给各位领导联络了一下感情,又
处理了一些工作上面的事情。很快的这些工作上面的事情便处理完毕,赵军也有
时间空闲了下来。结果这一空闲,不由得考虑起任丽的事情上面来了。

  赵军刚才在路上对任丽进行了一通表白,他也不知道这样做是不是有些唐突。
毕竟,俩个人只是单独的相处了一天。自己在任丽的心目中,究竟是什么位置?
或者说自己给任丽留下的究竟是什么样子?这都不好说。

  再加上,毕竟任丽还是自己兄弟的老婆。他俩这段感情,本身就是畸形的。
任丽会不会接受自己?如何处理与刘厚才的关系?这都是难题。赵军现在有些后
悔起来,这个时候的表白是否过早了些呢?

  但是转念一想,通过刚才任丽的表现来说。似乎也并不是很生气,更多的信
息反馈是任丽对他还是多少有些好感。

  无论刚才注意身体的关怀,还是给自己定夜宵的举动。这让赵军都感觉到,
任丽对自己确实有好感。只是善于逢场作戏的任丽究竟是真的对自己好?还是只
是为了配合自己呢?赵军又有些无法分辨了。

  房间里的任丽很快便洗好了澡。因为去了KTV 的缘故,所以任丽将自己的头
发也清洗了一番。洗完澡的她穿着酒店的白色睡袍,坐在梳妆台前用电吹风吹烫
着自己的头发。

  正当任丽吹烫的时候,床头的电话响了起来。原来,是前台的夜宵送了过来。
任丽让服务员直接送来二楼,自己则继续吹着头发。

  不多时,门外便响起敲门声。任丽放下手中的电吹风,起身去开了卧室的房
门。

  门外站着两名服务员,其中一位手端着一个盖着不锈钢盖的大托盘。而另一
个则站在旁边,与任丽确认无误后。

  便按任丽的意思,将托盘放到了赵军的书房里。任丽给了两位服务员一些小
费,服务员连声道谢笑着走开了。

  「怎么能让你破费呢?刚才多少钱,这些够吗?」赵军看到任丽办事如此行
云流水,便从口袋里掏出钱包拿出几张百元的钞票递给了任丽。

  「您就先吃吧!钱不钱的一会再说。再说了,我现在这头发也没有干。你总
得让我先把头发弄干来先吧!」任丽摆了摆手,将赵军的钱推了回去。然后,指
了指自己未干的头发笑着说道。

  「你不吃东西了?」赵军知道现在任丽肯定是不会收他的钱,便也不再坚持。
他便揭开盖子,发现里面是四碟精致的小吃,还有一份小的沙锅粥。看着任丽的
眼睛,笑着问道。

  「你吃吧,我不饿!再说了,晚上吃东西容易发胖。女孩子嘛,你懂的。」
任丽看了一眼托盘上的东西。不由得咽了咽口水,但还是坚持着不吃了。

  「那好吧!你快去吹干头发。我吃完东西就过去!对了,你感冒好些没?」
赵军听到任丽如此说,便也不再强求。突然想起任丽上午的时候,还有些感冒便
关心地问道。

  「早就没事了!下午这一忙,出了一身的臭汗。感冒早就好了!军哥,不和
你说了。你就慢慢吃着,我吹头发先!」任丽摇了摇头,一面往卧室走去一面笑
着说道。

  赵军又免不了叮嘱几句,直等任丽转身出了书房这才端起托盘上的东西吃了
起来。与平时不一样的是,赵军感觉今天这宵夜特别的好吃。或许就是因为这是
任丽送过来的,关心自己的缘故吧。

  不一会的功夫,任丽的头发吹干了。赵军也将送来的宵夜,吃了一个干净。
任丽吹干了头发,便来到了床边将被子整理好后爬上了床躺好。而赵军从书房出
来,回到了卧室。

  「你去洗个澡,脏衣服就扔到衣篓里面。贴身的衣物放到另一边,明天早上
的时候我会拿来洗的。」任丽看到赵军过来了,倚靠在床头指了指卫生间笑着对
他说道。

  「脏衣服让酒店的人处理吧,干嘛这么累呢?」赵军摇了摇头,来到了衣柜
处一面翻着自己的衣服一面说道。

  「外套什么的可以给酒店洗,内衣裤还是自己洗吧!毕竟贴身的衣物,你也
不知道酒店是怎么帮你洗的。一会你就把内裤放在另一边。明天早上起来,我会
帮你洗掉的。」任丽听了赵军的说话,不由得摇了摇头,认真的对赵军说道。

  「好好好,听领导的安排!」赵军看到任丽这样,心里不由得翻起一阵暖意,
恭敬不如从命地说道。

  「这才听话吗!」任丽听到赵军这样回答,这才得意地点了点头笑着说道。

  「那我先去洗澡了?」赵军拿好衣服,转过身学着古装剧里下人的样子。低
着头,弯着腰对任丽说道。

  「少贫嘴,快去吧!」任丽被赵军这么一逗,不由得笑了起来娇嗔道。

  「得令!」赵军听到任丽这样一说,做了一个拱手揖。学着京剧里面的步伐,
一路小碎步向卫生间走去。

  「真像个孩子!哈哈哈……」任丽被赵军的动作和语言,弄得眼泪都笑出来
了。直到赵军的身影消失在卫生间,还半躺在床上笑着。

  很快赵军便来到了卫生间,三下五除二便将自己身上的衣物脱去。直到看到
自己内裤上,昨天留下来的白色硬块。这才想起,自己在下车时的失态举动。刚
才任丽和他说了,明天早上帮自己洗内裤。现在这个样子,怎么好意思给任丽洗
呢?于是,脱下内裤后便自己动起手来。

  等到内裤上的印迹没有了,这才放心的放进脏衣篓。刚舒了一口气,突然又
想起自己这双爱流汗的臭脚。赶忙又在脏衣篓里,翻找起自己的那双臭袜子。

  由于刚才太过放飞自我,那双臭袜子居然一下子找不到。越是翻找,越是找
不到放在哪里。就在这时,赵军却在无意之间将任丽换下来的内衣裤翻了出来。

  赵军看到这里,不由得一愣。整个人好像被电击了一下,不由得打了一个冷
战。为了做为区分,任丽的内衣裤用一个透明的自封袋包裹着。

  透过透明的塑料袋,里面是一套黑色蕾丝花纹的三角式女式内裤。而在内裤
的另一侧,侧是同款的胸罩。为了方便打包,两个胸垫被上下重合在一起。

  看到这里,赵军软下的肉棒不由得有些发硬起来。特别是三角裤,中间贴在
神秘花园的兜布上,隐隐约约的看一些白乎乎的痕迹。

  赵军想起任丽现正是生理期,那白乎乎的痕迹应该是贴护垫时的不干胶。不
过,他也有产生了一些疑惑。

  由于在翻衣服的时候,他的脸几乎是贴在脏衣篓那里的。拿出这套内衣裤时,
赵军根本没有闻到一星半点的血腥味。相反传入鼻腔的除了女人常用的香水和汗
香味外,还略带一点淡淡的尿骚味和一种说不出来的麝香味。

  难道说任丽根本就不是生理期?赵军想到这里,脑海里冒出这么一个想法。
而且从医学的角度来说,生理期的女生肯定不会在晚上洗头发。

  毕竟一旦受寒,痛经什么的就会让女生来个生不如死。可是任丽为什么会垫
个护垫呢?难道说是生理期刚过,或是说生理期马上要来了?

  赵军越想越激动,毕竟他不是女人。也不是护理专业的,自然不会知道女生
在什么情况下要垫护垫。

  不过他有一种预感,任丽的小穴现在应该是可以正常使用的。想到这里,半
勃起的肉棒越发的坚挺起来。

  现在的赵军真恨不能对着任丽的内衣裤来一发,可是毕竟这样做的风险太大。
而且,既然任丽的小穴可以使用。为什么不去体验一把任丽小穴的感觉呢?拿着
内衣裤打飞机,这完全就是一种屌丝行为。拿定主意,赵军便将任丽的内衣裤放
了进去。当然,放下时还是不忘记又猛吸了几口。

  放下任丽的内衣裤,赵军又继续着自己臭袜子的寻找。总算在不懈地努力下,
还是将那双臭袜子给翻了出来。赶忙打开水笼头,放了一些沐浴露便洗了起来。

  清洗干净后,从旁边找来两个自封袋。将袜子包裹在一个自封袋里面,然后
和内裤一起放进另一个自封袋。

  做完这一切,又认认真真将自己全身上下洗了一个干净。又喷了一些香水,
这才穿好内裤披上酒店的白色睡袍走了出去。
TOP Posted: 2022-10-04 16:19 #5樓 引用 | 點評
.:.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電腦版 手機版 客戶端 DMCA
用時 0.02(s) x2 s.11, 12-05 19:56